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企业演戏银行巧辨拒贷

   
谢加悦

    在基层做了这么多年的小微,形形色色各类企业也算遇着不少,特别是问题企业各有各的不同。这些年拒绝过的贷款,有些是亲历,有些是听说,有些是好几个人的事合到一块,但基本算是根据事实记录。

伪造的出货单。
    A公司经营一个红酒庄,要求申请贷款1000万元,理由是进入下半年后是红酒消费高峰期,需要大量囤货。企业宣称去年红酒销售3000万元。
    和大多数红酒庄一样,A公司显得特别有格调,酒架、吧台、轻音乐,还有达利的画。
    两本出货单的笔迹、墨色是不一样的,但同一本上又是一人一笔到底。还有一个特点,这酒是越卖越好,到最后什么几千块一瓶的拉菲,都是每天成箱成箱地销售。买酒的单位和个人也很集中。
    显然,企业销售是假的,贷款用途也肯定是假的——即使销售是真的,贷款用途也是假的。后来,这家红酒庄好像变成了面包房。

人生如戏,全靠演技。
    B公司的老板特别热情,一直邀请我们去厂里参观。到了厂里果然一派繁忙景象,1-3楼生产线上的员工也是坐得满满当当,小两百号人呢。
    在办公室,老板向我们抱怨生意太好,订单太多,根本来不及生产,因此打算添置几条全自动生产线,我们的现场调查相当满意。
    回头整理客户授信材料时发现,该企业纳税在下降、用电在下降、开票销售也在下降。于是,隔几天又偷偷溜到企业一看,果然厂里没什么人。生产线上的工人说,那天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这么多人,后来我们一走人就散了。
    显然,看报表、看场面没用,多去企业一线走走,多与企业员工聊聊是很有必要的。

一套人马两块牌子。
    作为一家新成立不久的企业,C公司似乎有点太正常。
    问题出在企业车间的一台大型机器上,上边印着另一家与C公司名字极其接近的公司C+的名字。我们多了一个心眼,回来一调查,果然C+公司与C公司的注册地址相同,实际控制人完全一样。也就是说C公司实际上就是C+公司,而C+公司那个时候已经负债累累,接近破产倒闭边缘。
    显然,关联企业的存在使得信息对称的矛盾再一次加剧,而银行往往又处在信息相对弱势的一方,多个心眼总没错。

我经常有一个梦想。
    D公司的老板在之前应该是赚到钱的,认为自己做什么都行。
    第一次谈的是什么项目有点模糊了,总之很大、特牛,听完后感觉就是要在家门口挖个湖训练航空母舰那种感觉。我们委婉地拒绝了。
    后来陆续有一些项目在接触,什么军工、航天、新材料,背后不是大佬就是二代,技术上都是什么退休老教授不为钱只为完成理想。反正,到最后基本什么都没有搞成,钱倒是花了不少。
    显然,真正的企业家都是实干家,理想主义者往往很难做好实业。


    (谢加悦,正经金融机构培养出来的不正经思考者。)

编辑:朴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