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2016年的宏观经济模样

  
李迅雷

    中国城镇化率的增速估计从2015年开始出现显著回落,与之相对应的,是中国第二产业的增加值占比从2013年起,低于第三产业的增加值。而比较一下日、德、韩三个国家,它们也是在工业增加值占GDP比重显著下降的过程中,经济出现了减速。这也大致上可以说,第三产业占比越高,经济减速越快。而中国恰恰进入了这样一个拐点,且现在仍处在拐点刚形成不久的阶段。若要在2016年完成探底过程,似乎为时尚早,这就决定了本轮经济下台阶的不可逆性。
    目前提出供给侧改革的思路,虽然不能改变人口格局,但是否可以通过改善供给来提升全要素生产率?比如说国企改革、简政放权、土改或减税等来释放经济活力?
    答案是当然可以。不过,要有一些基本理念上的认识。首先,经济下行的趋势一旦形成就很难逆转,就像经济上行的趋势一样。其次,供给侧改革是为经济增长创造长期动力,而不是刺激短期增长。第三,要充分认识到改革的艰巨性。如今的经济结构问题,正是由于诸多方面的改革多年来不能推进导致的,这些滞后的改革往往是难啃的骨头。
    按照经济下行的势头,2016年经济增速应该比2015年更低些,但相信政府会继续采取逆周期的刺激需求举措,如继续降准降息,将财政赤字率提升至3%,同时实施减税政策等。因此,经济增速的下行也应该是缓速过程。这就意味着2016年经济会是多年来最困难的一年,但可能仍未见底。
    不过,经济的回落还是挡不住新经济的躁动,如消费升级之下,传统的吃住行比重在下降,而交通通信、文教娱乐、医疗保健等新的消费比重在上升,这带动了一批与之相关的行业崛起。所以,中国经济下行中,传统行业在衰落,但新兴行业在崛起;重资产行业产能过剩,并伴随着以信贷为主业的银行业的风险和经营压力增大,而轻资产行业的高增长,需要利用资本市场来融资,带动了非银金融行业的繁荣。同时,城镇化虽然步入后期,但大城市化还方兴未艾。于是,就出现了地产行业总体过剩下的超大城市房价暴涨的奇特现象。
    这或许就叫经济转型,而伴随着经济下行的转型过程,中国所面临的问题不是就业问题,而是如何解决经济结构扭曲带来的种种矛盾,却又不敢戳破泡沫而让经济遭受系统性风险。于是,2016年注定要对各种泡沫悉心维护,避免破灭;同时,要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来化解各种矛盾。
    因此,2016年经济政策的一个亮点估计就是,要让居民加杠杆来刺激消费,因为目前杠杆率低的就只剩居民部门了。但就怕给穷人加杠杆,因为目前只有农民工对住房有巨大需求,可以解决房地产过剩问题,但一旦有了杠杆,则其风险将与美国2008年的次贷危机十分相似。


    (李迅雷,海通证券副总裁兼首席经济学家。)

编辑:朴文